当前位置:夜读资讯 > 历史故事 > 揭秘刘少奇所谓“叛徒”罪名的真相
来源:www.yeduzixun.com时间:2020-05-31编辑:夜读资讯

揭秘刘少奇所谓“叛徒”罪名的真相(夜读头条网)

1929年7月14日,一辆一般客运车慢慢驶入奉天(即沈阳市)汽车站。俩位服装齐整的游客,参杂在人头攒动的人工流产中,匆匆忙忙摆脱地铁站,接着又雇车到一家宾馆,住了出来。她们就是刘少奇同老婆何宝珍。
那时候东北三省通称满州,正处于日本国帝国主义者和中国军阀的执政之中,白色恐怖十分比较严重。刘少奇此次是受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外派,出任中国共产党满洲省委镇长。在这以前,现有三届满洲省委行政机关遭受对手的毁坏,并且一次比一次比较严重。最比较严重的一次是1928年11月,满洲省委在举办扩大会议时,被对手包围着。省委委员除团省委镇长一人逃离外,省委副书记陈为人和所有常委会及其几位外埠责任人共13人被抓。因为省纪委行政机关遭受受到破坏,党的工作中和群众运动贴近偏瘫。党在东北地区的工作中正处于极其艰辛的時刻。
刘少奇赶到奉天后,历经一段时间艰难细腻的工作中,满州党组织迅速获得了修复。表面的工作中布局结束,刘少奇提前准备抓一抓奉天的职工抗争。主抓奉天市工作中的是省委常委孟坚(孟用潜)。他向刘少奇汇报,奉天纱厂已经斟酌游行,准备工作早已差不多了。刘少奇决策与孟坚一起报名参加纱厂支部会议,进一步掌握状况,便于尽快具体指导游行。
纱厂位于在偏远的近郊区,厂周边是一片墓地和小竹林,看起来一些荒芜。1929年8月22日中午6时左右,一位教书先生样子的人出現在小树林里,他便是孟坚。过了一会儿,一身职工穿着打扮的刘少奇也来啦。按承诺,她们要与纱厂党支书常宝玉这里撞头。
又已过一会,下班了的轰鸣响了,厂门却闭紧着,看不到有下班了的职工摆脱厂门来。加工厂的正门口,只能好多个厂警在晃来晃去,寻找着哪些。刘少奇凭借长期性地底工作中的丰富多彩工作经验,察觉状况有异,立刻决策快速迁移。殊不知,早已来不及了。一队厂警发觉了她们,持械冲过来将她们把握住。原先几日前,职工共产党员崔凤翥背叛。他向厂方告了密,常宝玉已在二天前被抓。
厂方警员将刘少奇、孟坚作为扇动工潮的行为分子结构,刚开始审讯。审问中,刘少奇只认可是武汉市来的失业工人,到奉天来找个工作。
主审的厂警问:“你到底是做什么的?”
“质量的职工。”刘少奇宁静地答。
厂警中的一个首领瞪着双眼左右扫视着刘少奇,忽然吼道:“门把外伸来!”
那个人看了看刘少奇的手,哈哈哈笑了一声,说:“职工?你骗不上孔子!看着你细皮嫩肉的,连个厚茧也没有,还敢假冒职工?说!你到底是做什么的?”
刘少奇镇静地说:“我是职工,排字职工。若大家这里有排字的工作,我能做给大家看。”
她们选不出问题,相互之间嘟囔了一两句,又忽然喝道:“你为何要来扇动工潮?”
“哪些工潮,我压根不清楚。”
厂警见问不出什么明堂,大跌眼镜,拉起刘少奇的手打了一阵木板,又把常宝玉押来质问。常宝玉没见过刘少奇,看过大半天后说:“不认识这个人。”
厂方沒有把握住把手,第二天就将她们押解到奉天公安局商埠二大队,拘押在临时性拘留所。8月26日,公安局又将刘少奇、孟坚、常宝玉三人一起押解到奉天高级法院检察处拘留所。拘留所里,刘少奇运用给花浇水机遇,对孟坚说:“现在是奉天纱厂把大家送至牢房的,只能人证,沒有证据,要说动哪个职工(指常宝玉)否定扇动工潮,大家的案件就较为非常容易处理。”孟坚依据刘少奇的标示,对常宝玉开展了细心的工作中,总算将其说动。常宝玉再过堂时,所有否定了在纱厂审问时的笔录。
解救
再聊省纪委行政机关的朋友,一连几天也没有看到刘少奇与孟坚,都没有听见她们的一切信息,十分心急,担忧她们的安全性。省纪委立刻派杨一辰去探听信息。
杨一辰是省委组织部的机构做事,他寻找纱厂的团支部书记,从他那边了解出了事,刘少奇与孟坚一起被纱厂的警员把握住了。省纪委依据这一状况,决策派杨一辰到对手的牢房里再探听探听,看一下刘少奇与孟坚是否被送至那边了,由于依照国际惯例,纱厂的警察所扣留人是不可以长时间的。
恰巧,有一个叫周世昌的共产党员尚关在牢中。周是在荷兰申请入党的退休干部,被抓后主要表现得很顽强,沒有泄露党的密秘。他有期徒刑快满了,对手对他照看也较为松,使他在牢房大门口卖牢房自产自销的生抽。那里有一个小银行柜台,对话框安装有铁栏杆,人不出,只有从铁丝的空隙中接递玻璃瓶。杨一辰便服着买生抽的模样,把玻璃瓶递进来,顺带层递一张小纸条,上边写着,想方设法搞清近期有木有被抓的共产党员,叫什么。
周世昌看罢,细声说:“如今生抽只剩余功底了,不太好,隔两三天再快来!”
杨一辰搞清楚在其中的含意,点了点头就回家了。
依照预订的時间,杨一辰又来找老杨。老杨把放满生抽的玻璃瓶拿给了他,另外还带入一张小纸条。来到没有人处,杨开启小纸条,了解老杨根据牢中的另一个共产党员老李(即杨靖宇),确认近期是拘押了两人,在其中一个叫成秉真。杨一辰剖析,刘少奇毫无疑问被抓了,成秉真便是他在牢中的笔名,因此赶忙向省纪委报告。
省纪委一面向中央政府汇报,一面想方设法解救,并派杨一辰去探视。
杨一辰提着一些新鲜水果、小点心赶到了牢房,在牢房的会见处等待与“成秉真”碰面。一会儿,人被产生了,果真是刘少奇。
这一与罪犯碰面的场地,正中间有一个铁栅栏,相互隔着一段距离,可望而不可及,要握个手都不好。两侧都是有狱卒看见,老是不断地督促:“快点儿,快点儿,时间到了,不可以谈了。”在那样的场所,自然不可以细谈。
杨一辰问:“如何?”
“没事儿,估算过几天就可以出去了,请无需挂念。”刘少奇答。
杨一辰了解状况并不比较严重,便继而问:“还必须什么?”
“不需要,要是存上点钱。”
杨说:“我能寻个铺保作保人。”
刘少奇点了点头。
道别出去,杨在监狱警察那里存了240元奉票,等于20大洋,供刘少奇刑满释放打线时花销,并寻找一个店面做被保险人。
几日后,基层党组织还分配何宝珍去牢房看望了一次。
刑满释放
一个星期后,开庭审理审问了。主审审判长是刚从留学日本回家的洋学员,衣着审判长大礼服,气派十足地坐着审理桌上。他审讯过孟坚以后,然后审讯刘少奇:“你叫什么?”
“成秉真。”
审判长又问了好多个难题,刘少奇的回应同前2次不低丝毫。
然后,审判长把常宝玉叫上来。常打倒了原供,否定了解孟坚,并坚持不懈说之前的笔录是厂警逼供释放出来的。
不上一个小时,法庭调查完毕。审判长见案件材料中压根沒有证据,只能常宝玉一个不合逻辑的笔录,显而易见不足为凭。
已过几日,奉天高级法院对这一“扇动工潮”案的判决出来了。对刘少奇、孟坚的裁定結果是:“无证据,未予提起诉讼,取保释放出来。”
常宝玉因和纱厂有立即关联,处罚40天拘留。
因为事前分配好啦被保险人,刘少奇由法警送到一个叫宝兴店的小旅店释放出来了。刘少奇刑满释放后,刻意交代孟坚派人去探望常宝玉,并送他一些物品。
满洲省委的朋友见刘少奇与孟坚都安全性逃走,当然十分高兴,马上把这一情况汇报了中央政府。接着,中央政府来电,由刘少奇再次任中国共产党满洲省委镇长,担任人大主任。那样,刘少奇又再次挑动领导干部党在东北地区工作中的重任。
——节选自《党史博采》2010年第三期

声明提示:本篇文章为转载自网络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夜读资讯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或侵犯你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联系本站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

信息聚合

    热门文章